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尚义轩杨毅剪纸艺术工作室

欢迎光顾尚义轩杨毅剪纸,让我们携起手来研究民俗 弘扬民艺。谢谢!

 
 
 

日志

 
 
关于我

杨毅,字济中,善之,号尚义轩主人,1975年出生,山西稷山人,大专文化,中共党员。自幼跟随母亲学习剪纸艺术,自得其乐。军旅十载,曾成功举办个人民俗剪纸展。2003年转业于中铝山西分公司。多年来积极参加各种民间艺术学习培训班和国内外剪纸展览屡获大奖,作品被多家博物馆收藏。现任中国民协剪纸艺委会副主席,中华文化促进会剪纸艺委会会员,南京大学民俗艺术室高级创作研究员,山西国际交流中心黄河剪纸研究院常务副院长,运城剪纸协会副会长,创办有尚义轩民俗艺术工作室。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招魂:库淑兰追思会  

2013-04-05 14:29: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韩靖的剪纸世界《招魂:库淑兰追思会》

招魂:库淑兰追思会 - 韩靖的剪纸世界 - 韩靖的剪画世界

2004年12月19日,一个老人终于摆脱了纠缠不休的病魔,以及生活给予她所有的幸运与不幸,平静的离开了我们,她一定是回到了她的天堂世界。
而那个世界是她创造的,是她用手中这把普普通通的剪刀,用一辈子的光阴创造出来的。
这个老人就是库淑兰,中国当代杰出的民间工艺美术大师。她生前获得的名誉,如果不计较其身份与职业的话,恐怕是当代艺术家中获得荣誉最高的少数几个人之一。
这些显赫的名声,对她来说,什么都不是,她不需要它们。(她需要的是家庭的和睦、生活的愉快,儿女的成人,这一切,她都没有。)
920年,那是农历的猴年,库淑兰出生,从那时到刚刚逝去的2004年,七个生肖年的轮回,库淑兰大都在这个小村庄里度过。
这个小村留下了她全部的人生记忆:裹脚、青春、结婚、生子、饥饿以及数不清的家庭虐待,然而更重要的是令她一生都心神不宁的剪纸。无数次的疾病,她都苦苦熬过,而这一次生病,毕竟是到了八十四岁的高龄。
本来在猴年春节前,她都应该及时入院治疗了,可是家庭的困顿使她无奈地拖到了年后。
文为群,旬邑县文化馆干部,这个基层文化工作者,用他毕生的精力长期跟踪观察协助着库淑兰创作。在他手里,至今还保留有当年他去乡下征集到的库淑兰早期作品。
文为群:“这就是库淑兰第一次拿来的,我数了一下,十一页,二十二个面全部都贴满了,而且她的造型特别大气、古朴,原生态的东西非常强烈。”
20世纪80年代初期,我们国家刚刚从一场史无前例的文化大劫难中复苏过来,各项事业百废待兴,文艺也迎来了它美好的春天。作为群众艺术的广大文艺工作者自然也以极大地热情投入到民间文艺的搜集与整理之中。在那个年代,群众文艺工作者上山下乡,爬沟溜渠,在许多最偏远的穷乡僻壤都可以看到他们的身影,现任西安美术学院教授、美术学博士导师的王宁宇当年也是这批群众文化的工作者之一。
王宁宇:“特别是最初的时候,我们看到她,很小的一块,就是那个香烟纸盒,彩色的。因为农村条件差,没有彩色纸,就是香烟纸盒,堆堆摞摞的剪出来的,一种堆花的效果,一小块的时候就感觉到这里面有东西。所以后来就凭着这个去追她,找到她的时候,观察她以后,就跟她谈,建议文化馆给她稍微大一些纸,给她彩色纸试一试。最后,她拿到这个纸以后,她马上扑上去。过一段时间,我们看她能把握得住不?能把握住后,我们在这个基础上再给她大纸,再给她颜色纸,这样就一步一步,最后她发展到,把整面墙,把她的窑洞,整个她的房间,全部都,她全部都能控制在里头,这一点,这个民间艺术家,她的艺术的核能全部都发挥出来了。真是不得了,而这个老太太她自己有感情,有经历,她愿意把自己的经历用艺术的手法,造型的手法表现出来,这就造成了她的剪纸非同凡响的东西。”
这就是库淑兰独特的剪纸艺术,正如王宁宇教授所说的那样,中国传统的文化,一旦遇到合适的气候与条件,就会止不住地磅礴喷发。
郭庆丰:“传统民间剪纸有具体的民俗用途,限制在窗格那样的尺寸里,而库淑兰由于县上供纸,其尺寸越做越大,突破了这样的局限,成为一种个人的创作。”
库淑兰的剪纸,是很特殊的,其实更像是绘画,只不过她不用画笔,而是用剪刀。在她的构思下,各种色彩的纸被剪成某一种造型,然后用家里磨好的面和成糨糊,再把它一点一点粘贴到纸上,形成一张完整的画。这里面的手法融合了剪、镂、贴、绣、布堆丝编等多种民间工艺技巧,正是她这种独特的手法和技术,引起了文化工作者的注意,并最终使她走出了这个小乡村,走向了世界。
王宁宇:“1986年,库淑兰作品第一次和陕西的观众见面,出神入化的题词,这说明传统艺术在新的条件下,会有大发展。”
库淑兰为我们创造了一个具有神秘和原始氛围的艺术世界,这些似曾相识绚烂的颜色与诡秘的造型,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呢?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魔力?它包含了什么样丰富的内涵?
这是库淑兰早期常见的剪纸题材和图样,画中的“五毒”是指蛇、蝎、蟾蜍、蜥蜴、蜘蛛等5种民间常见的有毒动物,这些动物形象,是中国北方黄河流域民间广为流传的一种辟邪图案。“五毒”形象本身就是一种口耳相传的传承,在这些肃穆、庄重的商周青铜器上,这些图案与今天这些出自民间巧手的图形,几乎没有任何区别。
(西安半坡陶器上的蛇、2003年眉县杨家村出土的青铜盉上的蛇,1955年绥德出土的东汉画像石中的蟾蜍比较)
这些图案,积淀了许多古老的图腾符号,画中的一草一木、一爪一足,无不和古代的造型有着神秘的联系。这是一幅名为《十二月花》的作品,其中的花纹、水纹,和这些青铜器上的窃曲纹、重环纹一脉相承。
在这幅名为《五毒》的画中,库淑兰还剪贴出了具有“龙凤”雏形时期的形象,在古代中国人的生活与观念里,那是一个“龙飞凤舞”的世界,龙凤形象源远流长,积淀了中华民族最深厚的精神与情感。这些现实中并不存在的动物具有一种神秘非凡的力量,沟通天地,从而把人与自然融合为一体,这也是库淑兰剪纸画艺术世界里最终的主题。
这条盘蛇的形象,最早出现在山西襄汾陶寺夏文化遗址出土的陶器上,从那时到现在,这个符号5000年来绵延不绝,这是一个穿越时空并将超越时空的美的历程。
靳之林:“曾经创造出辉煌灿烂的古代文明的中华民族,至今在民间剪纸和民间艺术中民间风俗中,仍然保存了丰富而古老的历史文化遗产。
民间剪纸艺术是历史的活化石,它与同一地域地下出土的史前考古文化以及历史文献与古史神话传说是完全一致的,是一部活着的远古文化形态。
中国民间剪纸体现着一个完整的哲学体系和艺术体系,它的基础不是儒家百家哲学,而是诸子之前的中国本原哲学体系。它与地下出土的史前彩陶图案完全一致,由此可以认定在中国史前文化中存在着一个完整的我们没有认识到的史前哲学体系。”
生活中显得不幸与动荡的库淑兰,在她所创造的艺术世界里却显出超乎寻常的平静与安详,她的剪贴画充满单纯简练的稳定感,表达着一种无以言说的深邃与永恒。
画中的人物、动物与花草,反复运用,重复出现,仿佛没有休止。在她所创造的这个“剪花娘子”正面人物造型中,似乎存在着一个隐秘的中轴线,通过剪纸对叠手法,剪出了一个对称式的宝葫芦形体,端庄、稳定。不同色彩的面部上是明亮的眼睛,修长而又婉转的眉毛、桃形的鼻子和半月牙形的嘴巴,五官部位紧凑在一起,体现面部与身体的的丰满与圆润。
她是这个充满悲剧的农村妇女一生的写照吗?是她理想化身吗?我们无法在这个高贵、美丽的女神和受尽人间苦难的库淑兰之间划上等号,那么,剪花娘子究竟会有什么更为悠远的意义吗?
女神的丰满或许是暗示了生命与繁衍的万物本能,从远古时期仰韶文化到中国民间,一些取自果实多子植物形象的画形符号,喻示了生命繁衍的宇宙母体特征。
无独有偶,在中国西南地区的苗族等少数民族创世神话传说里,就是盘古在混沌不分的黑暗的葫芦里开天辟地。在中国上古的历史传说体系中,就有一脉西方昆仑神话体系,而这个众神之王的主宰者就是西王母女神。
3000多年前的西周时期,一位万民敬仰的国王——穆天子,竟不远万里,从镐京也就是今天西安出发,到遥远的昆仑瑶池会见西王母。这一幕令后人猜想不已的场景,在中国的历史文献和民间传说中都有记载和流传。
让我们再回到库淑兰的剪纸画中。
郭庆丰:“剪花娘子,不管她是坐着,还是站着,她里面都有一个基本的构架,构成方式是天地人三参的构成方式,天地人,上为天、下为地、中为人,三种境界、三个关系,组合在一起,天人合一的方式,具体到剪花娘子,她都是基本的骨架相同。当然,库淑兰能用她自己的方式,跟她自己的经历融合在一起、自身的精神状态融为一体,跟这个符号融为一体,跟大自然就赋予了她个人的色彩。”
中国绘画古称“丹青”,因为它所采用的颜料多为丹砂、石青、石绿之类矿物质,因而色彩艳丽沉稳,不易掉褪,它与藤黄、花青之类植物性颜料相比更具特色。库淑兰剪纸的色彩,与之相比,也更为艳丽,饱满。
郭庆丰:“库淑兰体现的色彩确实在这方面非常绚丽非常缤纷。这样的色彩已经把民间的色彩观念整个做的很极致。中国民间的颜色它完全是一种内心状态,青赤黄白黑,这是和五行、和金木水火土紧密相连,两两对应,这样一种对应的关系,它实际上在民间各种各样的境况里渗透着,然后五行色通过内心的感悟,去体现这样的颜色。”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的五行色彩观,反映了中国人对浩渺宇宙和深远生命的基本看法,是中国人独有的时空观念。五行学说虽然流行于春秋战国之际,但李泽厚先生认为中国人对色彩寓意的运用或许更早,当山顶洞人在尸体旁撒上矿物质的红粉,当他们把这项劳作当作装饰品的时候,就已经具有了某种萌芽。
“七月鸣鵙,八月载绩,载玄载黄,我朱孔阳,为公子裳”,这是《诗经·豳风·七月》里的诗句,意思是“七月,鸟儿在树上婉转的鸣叫,八月就开始纺线织布,做成又黑又黄的颜色,鲜艳的红色更加漂亮,我就要给你做衣裳”,鲜明的色彩搭配,正是中国自古以来的观念与传统,它深深地印烙于民间,是中国文化最深厚的土壤。《诗经·豳风》中的“豳”地,就是指今天的陕西彬县、旬邑一带。
鲜明强烈的色彩对比和千变万化的装饰衬托,产生热烈、喧闹、喜庆的审美情感。这些画中,多种多样的众多小圆点的出现,不仅丰富了整个画作的点、线、面交相辉映,而且,通过一层层各具形态的小花朵的精心刻画,增强了作品的神秘性与厚重。
这是她画中经常出现的生命树的形象。
郭庆丰:“生命树,库一生都在剪着,跟它的背景有联系,体现在人跟命运的关系。”
郭庆丰:“这种颜色,体现的是一种死亡之美,其实是生命的含义,是生命在震撼着你。”民间美术的艺术装饰,总是用人们常见的有生命力的花草、动物与自然神祗崇拜的符号来代替线条、黑白、明暗变化等没有生命力的装饰。这些甚至连汉字也不认识几个的艺术家并不遵循西方传统的透视原则,也不效法中国文人画的散点透视,他们口耳相传的是中国最本原宇宙观下的造型观,就像五行学说指出的那样,从中心一个点,向东西南北四个方向扩展。他们表达的是内心看到的空间,看到的形象。
这几幅画,在一个平面上将故事展开,它所体现的就是非透视法的五行观念,与我们今天接触到的西方造型观完全不同。
郭庆丰:“更多的民间艺术家,他们一生只走过短短几十里地,就是从娘家到婆家,围着锅台转,所以他们的物质世界、现实世界非常短,非常窄,在这种状态下,这些艺术家们通过内心的体验,通过内心那一点,他们表达的空间境界就扩展到天地,我们的双眼无法看到的、双脚无法够得着的都可以去,所以民间艺术家就在这样一种状态,在被迫无法伸展的物质空间情况下,他是从内心的拓宽,加深了他的空间,获得了一种更加辽阔更加自由的表达空间,感悟空间。”
和许多民间剪纸一样,库淑兰在剪纸中表现人物与动物的眼睛时,总是把眼睛剪得既圆又大,放在眼白中间,上下眼皮不能遮挡,这双明亮、炯炯有神的眼睛有什么深意吗?这只现代物件的电灯泡怎么会出现在古风依旧的剪纸里呢?
郭庆丰:“库淑兰表达一个眼睛,始终要睁着眼睛,在民间这是一种情感的方式,也是一种心理方式。我看到的眼睛就是这样一种睁开的眼睛,亮亮的眼睛,必须是这样好看的眼睛。我记得陕北农村驴推磨,给驴做两个眼罩,防它吃磨上的粮食,给它做两个驴眼壳,草编的眼壳。按说是不让它看见,它就可以顺着那个道一直走下去,有意思,他们民间做完眼壳,然后在外面拿彩色布做两个眼睛,看上去就非常有意思,很现代,这个观念,有时候现代艺术有一种东西跟最纯粹的民间的东西发生很多结合,碰撞,这种点,非常闪光。
灯泡在古代是没有的,但是你想想库淑兰那个窑洞,我好几次去过她的那个窑洞里面,她那个创作环境,她是在很暗淡的光线下做画。她对待灯泡这样一种新的东西,她不像我们一样,知道灯泡是怎么回事,对她来说,灯泡就像一个星星或者别的什么一样,她有一种完全不是来自物质世界的观念,这样一种民间的状态,所以这样的状态里面,她没有忽视。比如说我们在做艺术过程中,灯泡是现代的,我不要,那不见得,只要灯泡很重要,只要能赋予我的感情,只要灯泡是美好的,能带来美好的。她那个灯泡,你看她做成的各种各样的灯泡,非常好看,很美,完全符号化的。”
这库淑兰在为作品《十二月花》所歌咏的歌词,它与《诗经·豳风·七月》中的词句、节奏,在构思、写法上几乎没有差别,它是一种典型的民间说唱,一种比秦腔戏曲更古老的民间音乐。三千多年前,周王朝的采诗官也是来到位于旬邑的豳地,采录下了这首千古绝唱:《七月》。
《诗经·七月》:“七月流火,九月授衣。一之日觱发,二之日栗烈。无衣无褐,何以卒岁?三之日于耜,四之日举趾。……五月斯螽动股,六月莎鸡振羽。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九月在户,十月蟋蟀入我床下……”。
我们今天已无法确定象库淑兰老人这样的民间艺术家,他们所吟唱的还是不是久远年代的古歌,岁月就是这样把一切消磨得无影无踪、形迹难辩,我们只知道库淑兰是唱着这些歌谣而进入创作状态,这是启动她创作灵感的契机,是一种和远古歌舞传统分不开的民间文化形态。
西安音乐学院程天健:“这个民间流传很广,尤其是咱们这个曲子在关中地区流传很广,尤其在农村,很多老人都会唱,就跟讲话一样,就是那种说着唱,常着说这种形式,像库淑兰这样,了解的民间曲调还不少,她自己掌握很多。从词的结构来看,属于长短句,杂言体,它不是很规整的七字句、八字句,它是长短句,旋律也很贴切,就是很随意的,即兴创作。”
这些观念与知识,并不从来自学堂,而是来自民间的天空,来自于深厚的黄土,它体现着我们民族千秋万代永不断裂的传统与智慧。
郭庆丰:“你只要生活在民间,星星,太阳、黄土就教会了你这一切。”
离2005年还有10多天的时候,在这个白茫茫的清晨,库淑兰的呼吸停止,长年累月严重的肺病使她痛苦不堪,而此时,她的灵魂会在圣洁的剪花娘子召唤下,随雪花轻盈地飞去吗?
(朗诵杜甫诗《彭衙行》片段)
“忆昔避贼初,北走经险阻。
……
参差谷鸟吟,不见游子还。
……
早行石上水,暮宿天边烟。
……
延客已曛黑,张灯启重门。
暖汤濯我足,剪纸招我魂。
……”
(哀乐低回)
贾平凹:“生前我没有见上,她的作品我收藏了几幅,我觉得她是大师,她的去世是一大损失。”
 
招魂:库淑兰追思会 - 韩靖的剪纸世界 - 韩靖的剪画世界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