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尚义轩杨毅剪纸艺术工作室

欢迎光顾尚义轩杨毅剪纸,让我们携起手来研究民俗 弘扬民艺。谢谢!

 
 
 

日志

 
 
关于我

杨毅,字济中,善之,号尚义轩主人,1975年出生,山西稷山人,大专文化,中共党员。自幼跟随母亲学习剪纸艺术,自得其乐。军旅十载,曾成功举办个人民俗剪纸展。2003年转业于中铝山西分公司。多年来积极参加各种民间艺术学习培训班和国内外剪纸展览屡获大奖,作品被多家博物馆收藏。现任中国民协剪纸艺委会副主席,中华文化促进会剪纸艺委会会员,南京大学民俗艺术室高级创作研究员,山西国际交流中心黄河剪纸研究院常务副院长,运城剪纸协会副会长,创办有尚义轩民俗艺术工作室。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 朱正明和关公的故事 摘自现在新闻网  

2010-09-30 20:56: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仁义之国朱正明和关公的故事 摘自现在新闻网
       朱正明说来到武汉十多年,还是觉得干摄影这一行像是在出差。他心中的故乡只有两个,一个是湖北当阳,一个是雪域西藏,前者孕育了他长大以后的梦想,后者成为了他梦想当中的天堂。这其中还有一个关键人物,他身材魁伟、相貌堂堂、凤眼蚕眉、红脸长髯、武艺超群,他是华夏大地的“武圣”——关羽。
  从1998年开始,为了将关帝文化传播到世界各地,朱正明在美国的纽约、旧金山等地举办了数次关帝文化摄影展,把他数十年来探访各地关帝文化的成果如实地展现在各地华人和国际友人的面前,他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关帝文化专家。

儿时当阳>>>

跟关二哥最后的“亲密接触”

  穹顶悬下四根铁链,挂着一个巨大的棺木,长明灯光摇曳,庄严而神秘。父亲告诉他说,这就是关羽的坟冢。

  1950年代,朱正明出生在湖北当阳——当年关羽败走麦城的地方,这里“东极江汉沃野,西接巴山蜀水,南望古城荆州,北牵襄阳古道”,是兵家必争之地,年幼的朱正明自然不晓得这些,在他的印象当中,故乡是一片肥沃的土地,开满了金黄的油菜花,自小生长的那个叫做玉溪的小镇,有一条青石板的小街,弯弯曲曲,两旁都是街坊邻居,离自家不远的地方有个小茶馆,一个姓彭的老爹爹在里面以说书为生。朱正明五岁的时候,成为了彭老爹的忠实“粉丝”,妈妈每天把他放在那里,一壶茶、一叠花生米,托起腮帮子,一直听到彭老爹收摊回家,有一天,彭老爹终于讲到了三国的故事。“老先生讲起关羽那段,特别绘声绘色,眼睛发亮。”听了好多遍以后,朱正明终于告诉自己:如果做个男人,就要像关羽那样,顶天立地。
  十岁那年,父亲带着朱正明第一次走进当阳城的关陵,沿着中轴线走过一重一重的黄瓦红墙,在尽头处穿过一条狭窄的墓道,眼前的情景让朱正明惊呆了:穹顶悬下四根铁链,挂着一个巨大的棺木,长明灯光摇曳,庄严而神秘。父亲告诉他说,这就是关羽的坟冢,当年大英雄遇害临沮,身首异处,孙权以侯礼将其身葬于此。朱正明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去用指头抠了一下棺木,又黑又硬,“当年以为是铁做的,现在想起来,应该是楠木。”彭老爹故事里面的关羽形象又变得栩栩如生起来:他的坟墓就有这么大,还做了这么多房子,真是个大英雄啊!就在那一次跟关二哥的“亲密接触”以后,“文革”爆发,当地人为了保护大英雄的坟冢,堵塞了墓道,从那以后再也没有打开过。在朱正明的心中,这正是他跟关二哥缘分的开始。

胶片岁月>>>

文化寻根:出差就要找关帝庙

  湖北荆州的关帝庙里面供奉的关公最苗条,大概是因为从楚国开始就有细腰为美的传统,但是河南洛阳的关帝庙供奉的关公就特别臃肿,大概是因为洛阳是唐代的一个重要的文化中心,而唐代是以胖为美的。

  1983年,刚刚走上工作岗位不久的朱正明,由于工作的关系,拍摄了一组修复当阳关陵的新闻图片发往中国新闻社,被中国新闻社登载并配发了通稿,世界各地的媒体纷纷转载,这让朱正明始料未及,同时让他感动的是,世界各地对待关公的热情丝毫不亚于中国历史上任何一位伟大的圣人,尤其是当他亲眼目睹台湾同胞身着长袍,胸戴白花来到关陵,敬酒上香高唱颂歌,每个人的眼里都含着泪水的时候,朱正明深深地感觉到一种久违的震撼。
  朱正明说,“震撼”这个词他用的极少,但每次回想起这段经历,他却不得不再三强调这个词汇,因为看到台湾同胞从心底涌出的泪水,他从此感觉到向世界各地传播关公文化,不仅仅是他工作的一部分,更是他身为当阳子孙、华夏儿女的一种责任。
  从当阳到武汉,从小朱到老朱,没有变化的是,二十多年来,朱正明一直在为关公文化的探访和传播尽着自己最大的努力,他带着屡次更新换代的相机,在世界各地都留下了足迹,一张张胶片,不同的关公塑像,大相径庭的关公庙宇,作为湖北省海外联谊会的副秘书长,朱正明文化寻根的做法也得到了工作单位的大力支持,“如果哪次出差没有寻访到关帝庙,这趟差就算是白出了。”朱正明对关公文化的痴迷,非常人可以想象。
  去过这么多的地方,朱正明发现各个地方的关公文化在形象上千姿百态,这一点很有意思。比如湖北荆州的关帝庙里面供奉的关公最苗条,大概是因为从楚国开始就有细腰为美的传统,但是在河南洛阳的关帝庙,供奉的关公就特别臃肿,大概是因为洛阳是唐代的一个重要的文化中心,而唐代是以胖为美的。另外,各个地方的关帝庙,都反映了当地的建筑特色,以及风土民情。
  从1998年开始,为了将关帝文化传播到世界各地,朱正明在美国的纽约、旧金山等地举办了数次关帝文化摄影展,把他数十年来探访各地关帝文化的成果如实地展现在各地华人和国际友人的面前,他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关帝文化专家。

梦的天堂>>>

要在念青唐古拉山脚竖一尊关公像

  他希望有朝一日能够让关公像重回关庙,让关公像竖立在世界屋脊上。

  朱正明的电脑硬盘里保留着寻访关公文化多年的成果,以及个人在各地的留影,唯独在青藏高原,只见正明,不见关公。朱正明说,他特别喜欢《天路》这首歌,是因为一直以来他都对西藏这片雪域高原心存向往,在他看来,那里的一片净土是他的第二故乡。
  早在1995年,当进藏还是一件稀罕事的时候,朱正明听朋友说在那里也有一座关帝庙,他欣喜若狂,完全顾不上可能会发生的身体不适,乘飞机只身前往。终于来到梦想当中的雪域高原的时候,这里的关帝庙却让他失望了,因为他发现关帝庙里面供奉的关公早面目全非,取而代之的是藏人的民族英雄格萨尔王。他当即拿出自己两个月的工资,到街上的打印店打印了一封荡气回肠的捐赠书,并表明心迹,希望有朝一日能够让关公像重回关庙,让关公像竖立在世界屋脊上。
  这次西藏之行,对于朱正明来说还有一个遗憾,为了寻访最高处的关帝庙遗址,朱正明沿着雅鲁藏布江一路往西,前往珠峰脚下,却路遇泥石流,拉孜大桥被冲断,朱正明只好带着满腔遗憾打道回府。后来,朱正明虽然另有数次进藏的机会,却因为种种原因与这个“世界最高”的关帝庙遗址擦肩而过,成为了他心中尚未解开的结。朱正明说,珠峰脚下仅剩的那堵墙,就跟沙漠里面的胡杨木一样,死要三千年,枯要三千年,我总有一天会去到它的身边。
  今年,西藏的关帝庙大修,在朱正明等人的大力支持下,当地政府采取了整旧如旧的原则,打算重新竖立关公塑像,朱正明多年的心愿终于变成了现实。他现在还有一个愿望,想要在念青唐古拉山脚下的一片开阔地上,高高地竖立一尊关公像,那是他梦中的另一个天堂。

对话>>>

“关帝”是道德偶像

  非洲的毛里求斯就有14座关帝庙
  城市公社:听说你马上要去非洲考察了,还是跟关公文化相关吗?
  朱正明:这次是湖北省非洲民间商会组织的非洲考察团,赴非考察投资情况。但是我们有个文化先行的原则。我了解到光是在非洲的毛里求斯,就有14座关帝庙,其它非洲国家和地区也多少会有,这跟世界许多国家的状况一样,关帝庙是当地华人思念乡土的场地,也是凝聚各地华人的纽带。所以我们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在当地考察并传播关帝文化。
  城市公社:为什么关公在世界华人心目当中有这么崇高的地位?还被奉为“关帝”?
  朱正明:中国古代最“正宗”的圣人只有两个,“文拜孔子,武拜关公”,关公就是其中的武圣。比起文绉绉的孔子,有一部分人似乎对仁义礼智信的关公更情有独钟一些,尤其是世界各地的中国商人,拜关公的特别多,比如晋商,同时因为关公出身山西运城,山西商人对关公特别虔诚,最近湖北的晋商联合会就准备竖立一尊关公像,作为凝聚湖北山西籍商人的纽带。关帝是明朝万历皇帝的册封,“协天护国忠义帝”。

  关公的诚信在如今非常需要

  城市公社:你觉得人们对关公的崇尚,有曲解和附会的成分吗?比如我听说有的人把关公当作财神爷来供奉,手上拿着金元宝,而不是《春秋》或者大刀。
  朱正明:不是曲解也不是附会,而是一种升华。人们说“关帝”、“关圣”,早已不是当年的关羽了,是人们综合了种种美好的品质,“提炼”出来的一个道德偶像,每个人看这个偶像,都会带上自己的观点和立场。
  城市公社:现在有很多人在还原雷锋形象,你会为一个真实的关羽“验明正身”吗?
  朱正明:没有必要。人们需要这样的一个道德偶像。比如说他的诚信,在如今的商业社会就非常需要,人们拜一拜他,肯定是个好事。

  夫人支持我的“疯狂”

  城市公社:你对关公文化这样痴迷,是因为出身湖北当阳,从小就受到熏陶?
  朱正明:这是一方面的原因。其实当知青那会儿,我就对文化艺术方面的东西特别感兴趣,“绷子”(三弦)、二胡、手风琴样样都会,那时候我去的地方在河边的山上,晚上做完了活儿,就一个人在一片很大的稻场上拉琴,炊烟袅袅,晚霞,星星,背后还有一片竹林,拉上一曲《山丹丹开花红艳艳》,干净的天,干净的地,现在想起来还是美极了。
  城市公社:你自己算得上是“风流倜傥”吧?
  朱正明:哈哈。当年我们队里还有两个女同志,每天抢着给我洗衣烧饭,害得我把脏衣服到处藏。那个年头,大家之间都不敢正眼看的。
  城市公社:当年说书的彭老爹,你后来见过他吗?
  朱正明:他就是我的街坊,十年前的时候去世了,他的一辈子,真的以说书为生。当年家门口的青石板路也都铺成了水泥地。
  说起来,我觉得没有什么比我们的历史,我们的文化更能永恒。这大概也是我痴迷关公文化的原因。
  城市公社:你的夫人支持你的这些算得上“疯狂”的举动吗?比如说你在西藏那会儿,捐出了两个月的工资。
  朱正明:她一直都很支持我。一直到现在,她只要在媒体上听到关于关公的一点点消息,都会马上告诉我。
  城市公社:你的孩子呢?有没有跟你一样?
  朱正明:儿子在读大学,他跟我一样喜欢四处旅游,但是也就是个旅游的目的,好像还没有文化上的意识。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